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建忠——道之出口淡乎其无味!

医仁术也仁有余而术不足尚不失为诚厚之士若术有余而仁不足则流为欺世虚狂之徒

 
 
 

日志

 
 
关于我

中医人。从事经方治疗疑难杂病研究。著有《临证传心与诊余静思》、《读方思考与用方体会》、《临证实录与抄方感悟》。

网易考拉推荐

鼻渊  

2008-11-20 22:25:54|  分类: 临证实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某,男,6岁,2008年3月18日初诊。

主诉近20余天来鼻涕粘浊量多,白天有时咳嗽,纳食欠佳,大便偏干。舌苔后半薄腻,脉象缓中夹弦。

证属湿浊内滞,肺胃不清,治以清化肺胃之法。

处方:苍  术6g         黄  芩6g       浙贝母9g       瓜蒌仁12g

          桔  梗6g         厚  朴4g       炒杏仁6g       鸡内金9g

          生甘草1g

                                                                                 3剂水煎服

药后痊愈。

按:本方乍看有杂乱之嫌,有不合经者之感,实为朱丹溪治鼻渊方(见《丹溪心法》)合以桂枝加厚朴杏子汤意化裁而成。初读《丹溪心法》,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理解朱丹溪治鼻渊为什么如此组方。临症日久,渐悟到丹溪从“郁”着眼。深叹其组方境界之高。

也许学“易水学派”者会把本方看作源于张元素的组方理念。张元素组方多用辛、苦、寒、温之品,杂合一方,重在清浊升降。而本方看似杂乱的原因也正在于合辛、苦、寒、温于一方,治在清化、升降。从中也可见朱丹溪组方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张元素学术思想的影响。

我又想到了叶天士曾评徐灵胎处方有“晋唐遗风”,我至今不能确切知道什么是“晋唐遗风”,上述组方有“晋唐遗风”吗?

另外,案中脉缓中夹弦,时值春季,弦为春脉,夹弦之象为生理脉象,非病理。

  评论这张
 
阅读(80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