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建忠——道之出口淡乎其无味!

医仁术也仁有余而术不足尚不失为诚厚之士若术有余而仁不足则流为欺世虚狂之徒

 
 
 

日志

 
 
关于我

中医人。从事经方治疗疑难杂病研究。著有《临证传心与诊余静思》、《读方思考与用方体会》、《临证实录与抄方感悟》。

网易考拉推荐

读《伤寒九十论》  

2008-12-25 22:29: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读《伤寒九十论》,唯一的感觉是“好”。用张仲景的话说是“佳”。

我突然想到,宋代的许叔微就把经方用到了如此神妙的程度,可随着时代的进步、医学的发展,如今的后学者们面对许叔微只能是惊叹!经方的使用水平为什么不能代有发展、逐节上升呢?假设许叔微能面对当代的“温阳学派”大家们,会想什么呢?

好像在我的印象中,许叔微并未开山立派,只是认认真真地在学习《伤寒论》,使用“经方”,给后人留下了一些自己学习《伤寒论》和使用 “经方”的体会和实例。

书中记一案,患者见麻黄汤证而尺脉迟弱,先予小建中汤加当归、黄芪六七日,至尺脉应后,再使用麻黄汤发汗而愈。按语中说:“仲景虽云不避晨夜,即宜便治,医者亦须顾其表里虚实,待其时日。若不循次第,虽临时得安,亏损五脏,以促寿限,何足尚哉。”这段文字可以给每一位医者以警醒。在我们临床上,治好某人身上的一种病和给这个人以健康,不完全是一回事。临床治疗的有效也不全是对患者有好处,西药中“激素”的使用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中药的使用中类似这种情况也很多。当代学者何绍奇就说过:“前人畏麻桂如虎狼,不知今之胡乱用药,更远逾麻桂矣。”

书中说道:“服大承气汤得瘥,不宜服补剂,补剂热仍复,自此但食粥,旬日可也。”临床上,不单是大承气汤证,几乎所有热病病解后忌补、忌早补。这儿的补,也不单是药补,也可以包括食补。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小儿热退后食肉,特别容易发热反复或留病根,这也就是《伤寒论》中提到的“食复”。医生临证时要有耐心向患者和家属交待。

大便不通,而见发热、神昏多睡,病又不在“三阴”,用承气汤类方急下,这可能是多数医者能想到的。但“自汗小便不利者,不可荡涤五脏,为无津液也”,用蜜煎导。读到这句话,着实能吓出一身冷汗。阳明病,发热见汗出者,太司空见惯了,能想到 “自汗”、“无津液”,难!病情如此之重,还有多少医者会留意到小便利与不利?即使留意到,会想到“无津液”吗?可反映在治疗上,“泻”和“导”,一字之差,可能会生死立判。

上案是第七案。还有更绝的,在第十四案中,也是阳明自汗,但“才觉汗出”,“未至津液干燥,速下之,则为捷径”,用大柴胡汤。下与不下,火候的掌握何等重要!作为临床医生,学习太重要了!

“医者难于用药,非病不可治也,主本无力也。”面对危重病人,每位医生都会明白这一点。而对于普通门诊病人,我们经常会忽略这一点。明代医家周慎斋所说的“诸病不愈,必寻到脾胃方愈。”可以作为这句话的临证又一说法。临床上,小儿脏腑娇嫩,形气未充,面对小儿发热性病变,时刻要注意保护患儿的正气,主要是脾胃之气。中西药物杂投、过用,脾胃已伤而发热不退,致使“医者难于用药”,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

  评论这张
 
阅读(47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