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建忠——道之出口淡乎其无味!

医仁术也仁有余而术不足尚不失为诚厚之士若术有余而仁不足则流为欺世虚狂之徒

 
 
 

日志

 
 
关于我

中医人。从事经方治疗疑难杂病研究。著有《临证传心与诊余静思》、《读方思考与用方体会》、《临证实录与抄方感悟》。

网易考拉推荐

《经方实验录》  

2009-03-10 16:19:22|  分类: 临证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方医案的典范。

  曹颖甫的医案写的很好,经方用得好。但必须承认,整理者“姜生佐景”的整理水平高,很多“解说”实际上是整理者自己的心得与发挥。但,姜佐景并没有依靠《经方实验录》而成名。这让我想到了读“易水学派”著作时的感受,那就是弟子始终在弘扬老师的学术,对老师的学识绝无一丁点私心“占有”。这也就是我们传统文化中的“为徒之道”。

  “曹师医方,精锐猛烈,强弓硬弩,射必中的”。这是王慎轩在《曹颖甫先生医案》中写下的评语。但读完《经方实验录》,我的感受是,曹颖甫胆识大,用药狠,这是不争的事实,但用药谨慎而不猛浪也是引人注意的。正如姜佐景在书中写道:“吾师之用量,大抵为原方之什一……余视证之较轻者,病之可疑者,更减半用之……以此为准,利多弊少。”“予之用量,实由渐逐而加来,非敢以人命为儿戏也。”利多弊少,是这对师生的底线。当前部分医者受“火神派”影响,开手即以大剂姜、附入方,以敢用大剂姜、附为能事,读本书或许会有另一方面的启示。

  另外,本书似提示曹颖甫师生善识、善治“阳病”。与“火神派”医家善识、善治“阴病”有所不同。

  桂枝汤方证历来是经方学家倾注笔墨最多的,本书也不例外。“桂枝汤直是一首补方”,治疗素体虚寒之老人及妇女;“桂枝汤功能疏肝补脾者也”,治妇女“肝胃气”、“贫血”等;“桂枝汤实为夏日好冷饮而得表证者之第一效方”,不但治冬日伤寒,夏日更为多用。尚有桂枝汤类方,类似这样的临床阐识,读来让人连连叫绝。但据我的体会,要用桂枝汤“取效者屡”,必须注意患者舌苔。舌苔腻经常会提示医者,本证不属桂枝汤证。这一点,方书中很少提及。

    “服后之现象等于方药加病证之和,非方药可得而独专也”。中医对病证的认识是着眼于正气、邪气和药气三者共同作用的结果,这本来是中医的常识,可常被部分临床医生忽略。如面对发热用石膏而热不退,便秘用大黄而便不通这类情况时,多半会想到的是,病种药轻,加量以投,而很少会想到方证是否相符,有无正气不运等。我常用平胃散方加减治疗小儿发热经治疗热不退者,每收药到病除之效。

    “恽先生苦功《伤寒论》有年,及用轻剂麻黄汤,尚且绕室踌躇,足见医学之难。”正面看是中医难学,经方难用。而背面看,则是使用经方绝不可猛浪。麻、桂用得适宜,治太阳病如神,而误用、过用,则变症百出,他药何尝不是如此!最需要注意的是短期能见效的药误,经常被医生以错为对,几十年如一日而不醒悟。许叔微说过一句话:“公苟图目前,而不知贻祸于后”,值得临证者品味。

 “惟经方家之治病,其可以一剂愈者,不当用二剂。”在当前的临床上,一剂医生已很少见,二剂者有,三、五剂者有,百余剂者更有。究其根源,与不善“治本”有关。而现实中,似乎与不善“治皮毛”有很大关系。

  书中有一点特显眼,就是用桑菊饮去菊花加象贝、赤芍、僵蚕、蝉衣、牛子、马勃治疗“扁桃腺炎”。在临床者的心中,学派、门派之分仅限于理论上。

  评论这张
 
阅读(121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